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翻译:我儿子的女友——拉丁公主】(一至四)
【翻译:我儿子的女友——拉丁公主】(一至四)

                ※一※
  我是贾森,今年42岁。婚姻失败,我离婚了,现在和我的18岁儿子布雷
克住在一块儿。他的女友18岁,我私底下称她为拉丁「公主」,名叫玛丽亚。
  我称她为「公主」,主要是因为我们都对待她像公主一般,同时,更引人注
目的是:她还有一条短裤,在接近后庭花的部分,印着一个词儿——「公主」。
  我尝试不去介入他们两人之间的关系。我充分了解,他非常宠爱她。别无其
他原因,因为她太吸引人了。她身高五尺三寸,体重应该有一百零五磅。我暗地
里衡量,她应该有D罩杯。她像许多拉丁妹一样,有着迷人甜美的酒窝。
  因此,打从心里,我很喜欢她到我家来。有个身材这么美好的人儿在我家里
走动,这简直就是给我的家里增添了一幅精神上的美好图像。一个月前的一个美
好周末,她开始到我家里来过夜。当然,就睡在我儿子的床上……打从那一天开
始,她基本上就住在我家了——因为,一个星期里,她只回她自己的家一天。
  我必须承认,我开始了一个坏习惯。我暗地里跑进我儿子的睡房,寻觅她脱
下的穿过的底裤,然后沉醉在一阵阵的嗅吸的快乐之中……有时,如果我确定他
们不会在短时间内回来,我就拿了她的底裤,光明正大地回到我的睡房里。我把
她的底裤覆盖在我的脸上,手握肉棒,开始手淫。十八岁阴户留下的味道,让我
如痴如醉……
  在晚上,当我们三个人一起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节目,她常常是穿着一件窄
小的短裤和汗衫。我感觉到,她不只一次,在挑逗我。当我的儿子不在场时,她
更大胆地直接挑逗我……我没有神经过敏。因为事实是这样的,我的儿子每天都
会比我们提早出门,屋子里,就单独只剩下她和我了。她总是上身只穿着汗衫,
下半身就只穿着一条性感的底裤,然后在我的身边蹦蹦跳跳地来回走,这不是挑
逗我,那又是什么呢?
  就在第一个这样的早上,我走进厨房。她身上只穿着一条很短很短的汗衫,
里面是真空的——没有穿胸罩,下面就只穿着一条男孩子的短裤。此时此景,我
一阵愕然,我张大着口,下颔几乎脱离我的下巴掉落在地上。她看着我说:
  「哦!我的天!老爸,非常抱歉,希望没有让您感觉不舒服!我需要去换这
一身的衣服吗?」
  这时,我喃喃自语,不知所云。我结结巴巴地回复她:
  「哦……啊……不必……不必……你不必换衣服……」
  她对着我,脸上挂着甜美的笑容,那个表情,好像胜利地看着我说:她看透
了我的心。这一刻,她几乎就像手中紧紧地捏着我的蛋蛋……完全控制了我。
  没有多久,她开始尝试要把我控制于她的掌握之中。
  一天早上,她的汽车无法启动。我的儿子已经离开家门,她走进屋子里来,
对着我说:
  「老爸,我的汽车无法启动,您能够帮我看看吗……」
  汽车的电池电源已经耗尽了。我用对接的方法让汽车启动,让引擎发动了一
会儿,我把引擎熄灭了,尝试再重新启动。但是,这个电池的电源,真的已经耗
尽,无法再行启动了。
  我们坐在她的车里,她就坐在我旁边的座位上。我对她说:
  「玛丽亚,这个电池已经不能再用了。你去买个新的电池,我替你装上。」
  她把她的手搁在我的大腿上,两只眼睛就像宠物狗的眼睛一样地看着我,然
后说:
  「老爸,您可以帮助我吗?我现在袋子里没钱……」
  我用我的车子送她去上班。四十五分钟后,我花了八十块钱买了个电池替她
装上。因为迟到了,今天,我必须迟些下班以便弥补我早上的迟到。
  当我回到家,儿子和她都不在家,我相信他们已经外出去度过他们两人的世
界。我回到我的睡房,脱下了一身的工作服。这时,我发现我的枕头底下搁着些
东西。我把它拉出来。这是一个9X12寸宽的大信封,信封上只写着两个字:
「老爸」。我一眼就认出来,这不是我的儿子的书写笔迹。我把信封打开来,一
看……里面是玛丽亚迷人的三角裤,还有一张手写的短信,上面写着:
  「老爸:我要感谢您替我更换了新的电池。我没有钱还给您。我想,这是我
送给您的最好礼物。这样一来,省得您跑来布雷克这里花费您的心思去找寻它。
  这是我穿了一整天的三角裤。我穿着它,思念了您整天。这是我们之间一个
小小的秘密。
  爱你。玛丽亚
  P。S。您用后,就把它放在洗衣间那个脏衣服的桶里。明天,我会把另外
一件三角裤放在您的枕头底下。」
  哦……操!我怎么就这样堕入这个迷阵里?原来,她不只知道我喜欢瞪着眼
睛看着她,她还知道我喜欢嗅吸她的脏底裤……
  我需要冷静一下。
  我拿起她的三角裤,就在那个地方,我看到了一块明显的痕迹。我知道,那
是从她阴户里流出来腺体沾染在上面留下的痕迹。这是少女桃源洞潺潺流水和阴
户混合之后留下的甜如蜜糖的混合物……我不知道这样发展下去,结果会如何。
  但是,这个时候,我没有浪费太多的时间去思考,我即刻拉出我的肉棒,在
阵阵抽动冲击下,一泄如注,就射在她那留下的痕迹上……
                ※二※
  我知道,我已经落入一个圈套。
  我儿子的拉丁女友,她不但知道我上上下下地打量着她,她还知道我偷着乐
着地嗅吸着她穿过的三角裤。现在,她的三角裤就每天躺在我的枕头底下。尤有
甚者,当我儿子不在家的时候,当房子里至剩下她和我的时候,她已经习惯地,
只穿着那短的不能再短的汗衫和三角裤,在家里走来走去……
  现在,在我脑袋里,时时刻刻都在思考一个问题:「他妈的,她究竟要干什
么?」
  我想,一个如花似玉的十八岁的少女,不可能愿意和一个四十二岁的老男人
生活在一起,何况,她知道这个人偷偷地在嗅吸着她的三角裤……除非,她另有
其他的打算。前思后想,我决定明天,当儿子离开家门之后,在和她一起吃早餐
的时候,和她谈谈。
  第二天早上,她依然穿着一件短汗衫和一条三角裤出现在我的面前。
  「来,坐在这里。」
  她倒了一杯果汁,拿着一盘早餐在我身边坐下。
  她微笑地看着我,然后用她那性感的声音开口说话:
  「老爸,您脑袋里在想什么?」
  我一时语塞。只能结结巴巴地「啊……嗯……啊……」回答着她。
  她傻笑着,说:
  「您想要知道:为什么我要把我的三角裤留在您的枕头底下?」
  「是的……妳是我儿子的女友。妳这样做是不对的……」
  这是,她露齿而笑。她接着说:
  「您偷偷地跑到您儿子的睡房,偷偷地从我们放脏衣服的桶里,拿走我的脏
衣服……这是对的做法,对吗?您啊,是个老色狼!」
  她让我无言以对。我问她:
  「妳怎么知道的?」
  这时,她站了起来,脱下了三角裤,把它放在餐桌上。那条三角裤,就离那
盘培根不远……然后,她又坐了下来。
  她说:「现在,即使我把它脱下来,您也觉得我是做对的,对吗?」
  我点点头。
  「几天前,我开始发现,我要拿去清洗的脏衣服,本来我是放在外面的,为
什么它却被塞到里面去了。刚刚开始,我没有多想。可是,我发现,每天都是这
样……我知道,有人来翻过我们的脏衣服。我知道,布雷克,他啊,是不可能干
这些事儿。家里只有三个人,那……当然是您了。那一天,我决定做点手脚。那
一晚,当我和布雷克离开家门之前,我特意把我的脏底裤放在桶的最上面。我还
用手机拍了一张照片。当我们回来的时候,我发现我的底裤放置的位置改变了。
  我就肯定这是您干的。因为,家里就只有您一个人。」
  她对着我微笑。
  我哑口无言。我想,我已经落入她的圈套。
  我问她:
  「那好……你既然已经知道了这件事……那……你还挑逗我,引诱我……压
根儿,你究竟为什么要这样做?」
  她看着我,然后慢慢地站起来,转过身去,弯下腰……她诱人和光滑的屁股,
那光秃秃的屁眼,那修剪得干净而古铜色的阴埠,就在我的面前……这时,传来
她那诱人的声音:
  「老爸,难道您要处罚我这个坏女孩?」
  我失神地回答她:
  「这……这是不对的……我不能这样对我的儿子的……」
  她转过身来,坐下来,说:
  「我就知道,您是一个好人。」
  过了一会儿,她问我:
  「您知道我怎么认识您的儿子?」
  我回答说:「不知道。」
  她一边吃着培根,一边说:
  「通过克里斯蒂娜。您知道克里斯蒂娜吧?」
  我有点惊愕。我说:
  「克里斯蒂娜,知道。她和布雷克,在中学就在一起……」
  她看着我,说:「他们现在还在一起……」
  「说起克里斯蒂娜,她本来已经和布雷克分手了和另外一个男孩在一起。可
是,现在,她又回来了,她要我和布雷克分手。本来我是同意的,但是,我仔细
一想:如果我和布雷克分手,我就不能再见到您了……这是我不愿意的……现在,
您可能有些混扰。我告诉您,我就是喜欢年长的男人,我就喜欢那种父女的感觉
……和我同年龄的男孩在一起,我没有安全感。他们总是不知道要怎样珍惜我。
  我想,我应该脱离他们……」
  我的天,这简直糟透了……我知道我无法面对我的儿子。我说:
  「嗯……我知道我吸引了你……但是,怎么去解决布雷克的难题……」
  「我想,您是在尝试告诉我,您是愿意的……嗯,我有一个解决的办法。不
过,现在我还不能告诉您什么,等我和克里斯蒂娜谈谈之后再说吧。现在,您应
该处罚我,我坏透了。我提议,您快点吧……不然,我们就要迟到了。」
  她拉了我的手,走向我的睡房。她蹲了下来,她的头,和我的肉棒就靠得很
近,很近……
  她说:「老爸,我会很乐意地乖乖听话……您告诉我怎么做吧……」
  我要她弯身趴下。
  她说:「哦……老爸……不要用您的皮带鞭打我的屁股……」
  当我明白她的需求,我拉下我的皮带,对折着握在手里。
  「使劲地鞭打……」
  劈啪啦……她颤动着臀部,还发出了阵阵呻吟……
  「啊啊……啊……啊啊……不要……不要……」
  「使劲地鞭打……」
  她断断续续地自言自语。
  「哦……啊……老爸……啊……啊啊……太好了……太爽了……」
  我大力地鞭打着她。她开始喘着气,伴随着阵阵的呻吟。我知道,那是痛苦
与快乐的结合,发自内心的欢愉与阵阵的娇喘……
  「哦……操你……啊……老爸……我不知道……你为我做了什么,让我这么
……啊……啊啊……我来了……啊……老爸……我来了……」
  她一手拉下我的裤子。我的七寸肉棒就这样弹跳出来。
  她说:「哦……老爸……不是这样……」
  她背着我,弯下了腰,伏在床上。
  我已经无法等待。我的肉棒连根挺进。整根肉棒就这样完全塞入那个又紧又
湿的小洞里。这是我这几年来从来没有过的感受……我的面前,是个十八岁年轻
的赤裸裸的背部,还有那让我感觉紧密和细小的菊花……
  「哦……老爸……太大了……太大了……里面塞得满满的……」
  我大力地抽插着,快速地抽插着……因为,我们要尽快和赶时赛跑,不然,
我们就要迟到了。
  五分钟后,我知道她就要高潮了……
  「哦……老爸……不要……不要射在里面……射在里面,我会整天黏湿湿地
很不舒服……」
  「啊……啊啊……操你……我射了……」
  我一泄如注,深深地射在里面。
  我知道,她也在同时,高潮阵阵。因为,就在这时,她的内壁不停地挤压着
我的肉棒,就像要把我的精液一点一滴地榨干……
  「我想,我们现在没有压力了……老爸,如果您今天乖乖地像个乖小孩,我
会让您好好地享受嗅吸的乐趣。」
  「但是,布雷克……怎么办呢?」
  「我能够控制他……我必须先和克里斯蒂娜谈谈。今晚,等布雷克入眠后,
我会和您说明我的计划。」
                ※三※
  这一天,我虽然依然在工作,但是,脑海里思潮起伏。我想,我是世界上最
幸运的中年人。在我这个年龄段,还有个热情如火,而又年轻,咳咳,只有十八
岁的美眉和我共赴巫山。可是,另外一方面,她是我儿子的女友。尤有甚者,我
不知道,也无法相信,这个十八岁的女孩口中所提的计划是否可信。因为,这个
计划可能毁了我和我的儿子之间的关系,甚至,让我儿子发现他的老爸竟然操了
他的女友。当然,他还年轻,可以很快地再找到另外一个女孩,继续他的性爱生
活。可是,我们之间的父子关系,他可能会痛恨我一辈子,因为我这个老爸操了
他的女友。
  当天傍晚,下班回家。一切都和平日一样,没有什么异样。我们坐在一起吃
晚餐,然后坐在一起,观赏电视节目。布雷克从沙发上站起来去沐浴洗澡,玛丽
亚就坐在我的身边。
  她轻声地告诉我,今天她和克里斯蒂娜谈过了。「我告诉克里斯蒂娜,布雷
克不可能轻易地和我分手。除非,你们在做爱时被我当面见到,让布雷克赤裸裸
地被我看到他和妳在嘿咻。」
  我不知道这个十八岁的女孩这些日子来脑袋有什么想法。看来,她们除了有
如糖一般的甜蜜,也有火辣辣的一面。但是,剖开表层,再进一层去了解,她们
却像母狗一样,会不择手段地去达到她们私有的目的。
  她继续在推进她的计划。
  「现在,我们的计划是:明天傍晚,我们两人要尽量迟些回家。我将在五点
钟左右抵达家门,您必须在五点十五分回到家来。时间很重要。我会在他们五点
钟赤裸裸做爱时,出现在他们的面前,然后和他们大闹一场,再提出分手。当您
回家时,当您看到我在大厅里哭泣时,准时踏入家门。这时布雷克和克里斯蒂娜
正在睡房里讨论怎么办时,您要坐下来安慰我,然后再去责备布雷克,问他怎么
办。您必须记得告诉他,我什么都不要了,因为他是个骗子,欺骗了我。但是,
您也必须表现得了解他理解他十八岁的年轻人的感受和心境。」
  「最后,您必须问他,有没有其他的住所让他离开家里去那里住些日子,好
让我冷静地和平复我分手的情绪。然后让我收拾包袱,找个其他住所离开这里。
  克里斯蒂娜已经和她妈妈说过了,布雷克刚刚和女友分手,必须到她们家里
住宿一段日子。同时布雷克和她又相爱了,他必须找个地方住宿。克里斯蒂娜的
妈妈已经答应了这回事了……您明白了整个过程了吗?」
  「我明白了……」我真的明白了。这是这些年来,我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么离
奇曲折的男女分手过程。我想,这个时候,虽然有些令人费解,但是,我没有太
多的选择,我只能听信我的「公主」的这个游戏规则,照着她的话去做。不然,
万一布雷克知道我操了她的女友,肯定会坏了我们之间的父子关系,甚至痛恨我
一辈子。何况,长久以来,布雷克还深爱着克里斯蒂娜……我想,这样的处理,
对我们大家来说,都没有任何伤害……
  这时,布雷克沐浴出来。几个钟头后,我们和往常一样,回房睡觉去了。
  过了一个多小时,我在睡眠中惊醒。玛丽亚把我的肉棒含在她的口里,来回
滑动。当她看到我醒来,她把她的手指放在她嘴唇前,暗示我不要发出声音。她
把她的下半身移动到我的面前,然后伏在我的跟前。这时,我们就成为一个六九
姿势。好多年了,我没有这样的体验。我的嘴唇正紧紧地和她的阴唇紧密地结合
着……她没有食言,她正履行着她的诺言,让我好好地嗅吸着那我日夜渴望的味
道……
  上天让我嗅吸到这美味无比的味道。如果您曾经听说:桃源洞里制造着潺潺
流出的美味蜜糖,而只有某些女神拥有她。因为,在十个女孩之中,只有两个女
孩具备这样的美味,而玛丽亚,就是其中的一个。这种美味,是无法用语言来表
达的。因为,一般上,女孩的私处的味道,是一股像鱼一般的腥味。但是,玛丽
亚是奇货可居,因为,那种味道,就像蜜糖一般,让人回味无穷。
  她这时非常潮湿,让我很容易地嗅吸着,还一口接着一口吸入我的口中,然
后一口一口地吞入……不多久,我已经可以不是吞着,而是一口一口地喝着……
  我花了很多时间在舔吻着她的阴户,舌尖不停地舔吸着她的阴核。我知道,
她高潮了好多次,但是,我把最好的保留到最后。我开始舔着她的菊花。这时,
她的菊花,沾满着阴精和我的唾液。我知道,她很兴奋,因为她开始发出阵阵的
呻吟……我感觉到,她在控制着声量——尽量地压低声量。我配合着她,当我发
现她高潮要来时,我加点力道,让我的舌尖深入其中。
  「啊……啊啊……啊……啊……我操……啊……」
  呻吟阵阵,阴精潺潺而流,一阵又一阵……
  我这时已经无法再控制了,在她猛烈的强攻下,我一泄如注,把精液直接射
在她的口里。她没有停止动作,继续滑动着,同时把我的精液大口大口地吞精肚
子里。最后,还把我遗留在肉棒上的点点滴滴精液,舔得一干二净。
  一切趋于平静。她穿上底裤,给我一个吻。临走前,在我的耳际小声地说:
  「如果你要天天如此,不要忘记明天的计划。」
  她快步离开了我的睡房,回去我的儿子的睡房。
  第二天,当我醒来时,布雷克和玛丽亚都上班去了。我不知道,我的儿子布
雷克今天下午怎样应付即将发生的事儿。当然,他即将在这里尽情地操干克里斯
蒂娜。但是,结果,他将面对充满戏剧性的发展,而这是两个女孩共同进行策划
下的结果。当我在吃早餐时,我尝试不去想我的儿子迁出是回坏事,因为结果是
我和他各得其所。他将实现和他日夜梦想的女孩在一起,而我将完全全地获得一
个十八岁的拉丁「公主」。
  我在这里说点题外话。
  现在,许多年轻人,年龄就像我的儿子一样。我老老实实地对你说:现在,
几乎每个女孩都喜欢人们舔她的菊花,但是,她们都不承认她们喜欢这一味儿。
  但是,当她们一旦经历了舔菊,几乎没有一个能够幸免,都会从此上瘾。只
要卫生上保持清洁,舔菊几乎是没有问题的。只要你坚持这个原则,只舔菊花的
外部,只有当她的菊花是干净的,正当微微张开时,才稍微入侵。假如现在,你
像我一样,遇上一个水乳交融的女孩,这些,都可以使彼此之间的性爱乐趣,更
上一层楼。
                ※四※
  当天下午,五点十五分,遵照玛丽亚的吩咐,我准时抵达家门。进入家门,
我看到玛丽亚坐在客厅里哭泣。她向我使了一个眼色,我走向我的儿子的睡房。
  睡房里,布雷克和克里斯蒂娜坐在床上。我的儿子满脸通红,可以看得出他
非常激动。可是克里斯蒂娜从脸部的表情,看来很难掩饰她内心无限的欢乐。
  我用严肃的语气说:
  「布雷克,发生什么事儿?玛丽亚为什么在客厅哭泣?」
  他正犹豫不决地要开口回答,但是克里斯蒂娜却抢先开口:
  「他们刚刚分手……今天,太情绪化了……」
  「布雷克,这是真的吗?谁和谁分手了?」
  我明知故问。
  布雷克回答说:
  「她提出要分手……但是,这是我的过错。她……她当场抓到我和克里斯蒂
娜在床上……」
  「好……我明白了。让我去和玛丽亚谈谈。她非常伤心。你们两人就在这里,
让我看看怎么解决这回事儿。」
  我回到客厅,就坐在玛丽亚的身边,问她应该怎么办。她伤心地哭泣着,重
复着她已经事先安排好……彩排好的剧情,同时不停地重复这句话:「我没有地
方去……」
  十分钟过后,我大声地喊道:「克里斯蒂娜,请妳到这里来。」
  她走到客厅,我对着她说:
  「我知道,现在你们都痛恨对方。但是,你们都是朋友。你们谈谈,看看能
不能解决这回事儿。我去和我的儿子谈谈。」
  他们两人,面对面,露出了会心的微笑。
  我回到布雷克的睡房。我问他:
  「孩子,你心里怎么打算?」
  他问答说:
  「我真的太他妈的迷茫。这就发生在……您知道的,我爱克里斯蒂娜多久了
……」
  我说:
  「这个我知道。你有你的自由,自己选择喜欢的人。但是,目前,我们面对
着的是一个棘手的问题:玛丽亚和我们住在一起。」
  他说:
  「刚才克里斯蒂娜和我说了,我暂时可以去她家住宿。这样一来,就可以让
玛丽亚有时间去寻找住宿的地方。」
  「这是你的决定了?」
  「是的,老爸。」
  我吩咐他收拾衣物,这里,让我来照顾玛丽亚。我离开布雷克的睡房,走到
厨房。克里斯蒂娜和玛丽亚两人正在那里,低声细语地谈着,两个人就像好朋友
一样在闲话家常。我没有任何勇气和他们谈话,因为,我相信,百分之九十九,
玛丽亚已经把我们的一切告诉克里斯蒂娜。因此,我假装到车房去,打理我的车
子,而我的儿子,正在他的睡房里整理衣物,打包搬家。他把衣物搬上了他自己
的车子,装满后,又把另外一些物品搬上克里斯蒂娜的车子。看样子,这是个好
消息。从他搬走的物品的量,我猜测,他是打算一段长时间不回来了。
  我和我的儿子说再见,吩咐他要常常和我联系。在临走的一刻,他告诉我:
  「老爸,不要急于催促玛丽亚搬走,她真的无处可去,就让她安心住在这里,
等到她找到合适的住所,才搬离开这里。同时,现在看来,我好像有些冷酷无情,
但是,我想,我会和克里斯蒂娜长久在一起。」
  他们上了车,我看着他们的车子慢慢地远去。现在,留着的,是我痴迷的玛
丽亚。坦白地说,我对她无限痴迷。这样实在吗?一个四十二岁的老男人,和一
个快十九岁的女孩,可以在一起吗?我告诉我自己:应该是不可能的。但是,我
却是千方设法地制造机会和这个年轻的女孩发生关系……我不知道,这样发展下
去,会有怎样糟透的结果?
  我走回屋子里,玛丽亚冲了上来,紧紧地抱着我,还深深地给我一个吻。
  她说:「你看,我都说了,我们会如愿以偿。克里斯蒂娜高兴的不得了,我
想,布雷克也一样。全部的计划成功,我们大家都各得其所。」
  我慢慢地开始解开她上衣的纽扣,她现在就站在厨房里。我解开了她胸罩的
扣子,她那年轻的十八岁的坚挺乳房,就在我的面前。我轻轻地吻着她的粉颈,
慢慢地往下,直到她那诱人的乳房。我拉着她回到我的睡房,我拉下她的长裤的
拉链,然后一鼓作气地把它褪了下来。当然,我没有放过她那鲜艳红色又诱人的
三角裤,即刻间也被我拉了下来。我把她推倒在床上,我用最短的时间,除去我
身上的衣物。我伏在她的身上,从粉颈开始,然后把她翻过来,慢慢地从她的颈
脊,沿着她的脊椎骨,轻轻地吻着,吻着,一直吻到菊花之处。
  玛丽亚呻吟着:
  「啊……太美好了……我知道……老爸……我知道你会舔吻我的菊花……
  哦……不是……是你心爱的公主的菊花……」
  这时,我有些震惊。因为「公主」两个字,发自她的口中。
  我用我的双手,掰开了她那如花似玉的蔷薇花蕊。我用我的舌尖,慢慢地舔
吻着……
  「啊……啊……老爸,太好了……不要停……不要停……」
  我一直舔吻着。这时,她用她的手,开始在她的阴核上,不停地来回摩擦自
慰……我这时,却忙于舔吻着她的菊花……她的甜美的阴精很快的,就从她的桃
源洞里潺潺地流了出来。大约过了十分钟,我柔软的舌头正在卖力地进攻她的菊
花,因为,我知道,此时此刻,她的那里,正在等待我的舌尖……
  「哦……啊……他妈的贾森……我要来了……啊……啊啊……喔……」
  这时,她的屁股摇动得很厉害,而且,强力地摩擦着我的舌尖。
  我微笑着,我把她翻转过来,让她伏在床上,我从后面把我的肉棒一挺,连
根尽入。对于一个年轻如花的十八岁少女,在她的眼中,这个四十二岁的老男人,
在她的面前,就像在表演魔术一样……
  现在这一刻,虽然没有强劲的兽性动作,但是,在温柔的,轻慢的动作之下,
我们依然进行着欢愉的性爱。我不停地把我的肉棒,在她的阴户进进出出,不停
地抽插……二十多分钟了,我感觉我要做最后的冲刺了……我看着她的脸,从她
的身体不停地颤动,我知道,她也要来了……
  「喔……啊……啊啊……射在我里面……射在您的小公主的里面……」
  这时,我也自然而然地在一阵阵「啊……哦……啊……噢耶……」声中一泄
如注,满满地灌满了她的阴道。我知道,我们一起达到高潮,因为,她的阴户这
时正在不停地起伏着……啊!我们一起共达高潮……
  我怀抱着她,她吻着我。我注视着她的眼睛,对着她微微笑。我完全被她的
美色和特质所吸引。
  我问她:怎么知道我叫她「公主」的?她说,这是布雷克告诉她的,老爸叫
她为「公主」。她还说:「这是我第一次知道,可能你对我有意思……」
  我微笑着,表示认同。
  她看着我说:「你认为我们可以在一起吗?还是,你只是想尝试一下十八岁
女孩的阴户?……」
  「我真真实实地说,我迷恋着妳。我希望长久和妳在一起。我不是和妳玩玩
的……」
  她深深地吻着我。她简直就是我生命的一切。
  在这一刻,她已经不是我儿子的拉丁女友了。
  她,是我的。
               ※全文完※